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异宠第一百七十五章大结局二十五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3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异宠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结局二十五

田青青一叹,自己的儿子,当然好了,大家之所以看不出谛听的原身,是因为,她给他用了丹药,只有服了丹药,所有人都感觉不到谛听是一只神兽。但就怕谛听会对青荷坦白,不知道青荷能否接受了。

在青荷面对以往伤痛的时候,万益寒便一直在观察着谛听的表现,而囚谛听的表现让他也很满意。男人最了解男人,从谛听的言行举止中他便能知晓了谛听他的为人,正如囚木琴所说的那般,不需要担心。而且,囚谛听也是一个有抱复的人,年纪轻轻,修为已经极为不弱,以后发展下去,成绩绝对差不了。

见益寒如此肯定,田青青也是放下心来。如今她最牵挂的便是这个儿子,只要谛听能够幸福,她便能放下一件心事,她也很喜欢青荷,说起来青荷和谛听之间的感情是真正的纯洁。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们去拍卖会吧。”田青青淡笑道。

阳光烁金,天朗睛清,蓝天如大海一样纯净。

阳光洒在田青青与益寒两人身上,镀了一层金芒。

一路走着,倒是吸引了不少年轻女子的视线,益寒乐在其中,时不时地与田青青青讨论几句,田青青淡笑不语,却是心情颇好。

绝情谷因为每次的万花盛事都会举办拍卖会,因为有着专门有着拍卖会所的存在,虽然平时并不举办拍卖会,可光是这异常拍卖会的收益便抵得上其他拍卖行数次的拍卖。

当田青青和益寒两人走进其中的时候。便是发现里边哟组合不少身影的存在,大家纷纷朝着拍卖大堂走去,光是看着这密集的人影,田青青便了解了这拍卖会的火爆程度

正在益寒准备拉着田青青从贵宾通道走进去的时候,田青青却停住了脚步,道:“益寒,这鉴宝室在什么地方?”

“你有东西要拍卖?”益寒问道,心中却没有太大的疑惑,不少修炼者都会将宝贝放上拍卖会,只是田青青会放什么宝贝他可就有些好奇了。

“当然。这拍卖会上宝贝虽多。可想将其拍下来价格可是不易,自然得多准备一些。”田青青缓缓道,原本她打算将之前的还颜丹拿出来拍卖,现在有了菩提丹。倒是不需要还颜丹了。必竟千年冰蚕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鉴宝室就在这边。我带你去。”益寒走在前边,将田青青带领了鉴宝室。

在鉴宝室中负责鉴宝的是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虽然两鬓花白。却精神抖擞,隐约间倒是透着几分精明。

老者见到益寒出现,赶忙站了起来,道:“少爷”

益寒微微点头,道:“顾老,我兄弟囚兄要鉴宝,你看看吧。”

闻言,顾老看向田青青的视线中也多了一抹尊敬,忙道:“囚公子,不知道你要鉴什么宝?”

品青青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两个白瓷瓶递给顾老,道:“就是这两瓶丹药了。”她此次并不准备拍卖多少,一枚菩提丹,三枚如意丹,虽然她有着不少,可这些东西就是数量少才珍贵,参加了这么多次拍卖会,她倒是有了一些心得。

顾老小心翼翼地接过田青青递来的两瓶丹药,率先打开了一个白可以把键盘和鼠标都放到桌面上瓷瓶,从其中倒出了一枚丹药,嗅了嗅,眯眼沉思了一会儿便惊讶道:“这是可让容颜不老的如意丹?”

“不错,顾老好眼力。”田青青笑道,这顾老并非药师,却能够如此快速的判断出丹药的名字及作用,可是极为不易。

顾老笑着道:“囚公子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来才是真正的了得。”紧接着,顾老便是打开了另一个白瓷瓶,同样的将丹药倒了出来。

只是这一次,顾老的眼中却是浮现了不解之色,沉默了半晌这才尴尬地抬头道:“恕老夫眼拙,敢问囚公子这是什么丹药?”他在绝情谷当了几十年的鉴定师,今天竟然有丹药而无法鉴别出来,心中着实惭愧。

万益寒挑了挑眉,心中也很惊讶。顾老的眼力他是明白的,连顾老都无法鉴别出来,想必这东西应该是极为少见的。

“这是菩提丹。”田青青缓缓道,顾老认不出这菩提丹也是正常,如果他认出来了,田青青才真的要惊讶了。

闻言,顾老陷入了沉默之中,突然惊愕地抬起头来,道:“囚公子所说的菩提丹该不会是凌天佛罗里达境以下无限制提升人修为的菩提丹吧?”以前的他曾经从上一任的鉴定师口中听到过菩提丹,只是根据那鉴定师所言,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菩提丹的炼制方法,甚至于连菩提丹的药材也难以找到。

田青青闻言淡笑点头,“正是顾老所说的菩提丹。”顾老竟然听说过菩提丹的作用,果然不愧是绝情谷的鉴定师。

“囚公子,少爷,这菩提丹我从未见过,我看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来确定它是否真的有这样的作用。”顾老缓缓道,眼中却是掩盖不了的激动之色。

万益寒此时也是极为惊讶,听着顾老这么说,那这菩提丹的价值可不是一般的高,百分之百的提升修为,这等丹药迄今为止他还从来不曾见过,简直逆天

转过眸子,他望着田青青,询问着田青青的意见。

“这自然没问题,顾老只管鉴定吧,我与益寒便先进鉴定大厅了,至于底价便由顾老你定了。”田青青说道。

“好的好的。”顾老不迭地点头,神色比起先前来更加恭敬了几分。

当田青青和益寒两人走出来之后,益寒也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木琴兄。那丹药是你炼制出来的?效果那么逆天的丹药你舍得拍卖?”

看着万益寒那急切的模样,田青青笑笑,“正是因为逆天,所以才能拍出好价钱,换做其他东西可不值钱。”

“兄弟,你这可就不够意思了,那么逆天的丹药不如直接卖给我好了。”

“亲兄弟明算账,我这可穷着呢,哈哈。”田青青笑道。

“那你还有没有剩下的?不然我就去竞拍那菩提丹了。”虽然顾老尚未坚定出菩提丹的效果,可他却对自己的兄弟有了解。既然囚木琴这么说了。那么必定就是真正的菩提丹。

“得了吧,你是我兄弟,还能少得了你的?不过这丹药我现在是没有了,以后有的时候我再给你吧。”田青青笑着道。随即拿出了一个白瓷瓶递给益寒。道:“这还剩下两枚如意丹。你以谛听的名义给益葵和夫人吧,女子还是比较在意容貌的。”

闻言,万益寒嘿嘿一笑。“这玩意儿小妹和我娘铁定喜欢,你小子够奸诈的,现在就帮着谛听做工作了啊。”

“那是自然,他可是我弟弟,能少走一些弯路总是好的。”田青青说道,“快进去吧,这拍卖会就快开始了。”

有万益寒这绝情谷少爷在,田青青进拍卖大厅自然是没有半点问题,相比于其他人拥挤的排队,两人转眼就走进了大堂中。

视线陡然变得黑暗,整个拍卖大厅中一片黑暗,唯独那高台之上明亮异常。铺天盖地的讨论声嗡嗡地传入两人耳中,使得两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们去贵宾室吧,这下边有些混乱。”益寒道,这里人数众多,鱼龙混杂,虽然在绝情谷的拍卖场里无人敢惹事,但还是时常会有摩擦。

坐在贵宾室,田青青发现这里看着高台上的景物倒是更加清楚,外边人看不见他们,而在里边却能够清楚地看到外边的情况。

就在田青青打量着周围环境的时候,视线中却出现了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水眸陡然睁大,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那是——轩辕烈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轩辕烈焰也在拍卖大厅中来回打量着,原想寻觅着心头的那抹身影,却发现周围并没有她的存在,不由得望了望身后高处的贵宾室,却发现视线无法透入其中,只能默默转过头。

饶是心头极为惊讶,田青青的嘴角却是缓缓勾勒起,回想之前轩辕列焰当时离开的不情不愿,自己就算自己如何说不方便,他还是跟来了,想必便是这个原因吧,所以一路上都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若不是自己正巧见到,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见面方式。

万益寒见田青青的视线饶有兴趣的定在某一处,不由得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囚兄,你在看什么?”

田青青闻言微微一笑,“没什么,见到一个好友罢了。”除了轩辕烈焰之外,独孤冷月赫然也在其中,白云宫则没有前来。想必他们回去交待了一声,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白云宫,才一路向西来追她来的吧。

而他们身旁却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居然是邓宝强,此时的邓宝强,穿着神龙门的教官衣服,显然他取代的江枫棉的位置。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这么念旧,难道神龙学校的日子,就那么瓣让那丫的想念吗?

万益寒显然认识邓宝强身上神龙门的服饰。见田青青望着他们,顿时心里好象明白了什么。

田青青转过眸子,看着益寒眼眸中那尚未来得及掩饰的思索之色,淡笑道:“你好奇我为什么离开神龙门了吗?”如果说当初对万益寒还有一些顾虑的话,此刻却已经没有顾虑了。青荷如果和谛听在一起,那么自己和绝情谷也算是有一定的关系。

万益寒微怔,看着那深若幽潭眼眸中的一丝坦荡,原本的担心也放了下来,道:“囚兄,你这样的人才照理说神龙门不会放你离开啊。”

田青青笑笑,坦言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在神龙门呆了不过一年时间,就已经在晶石矿当过矿工,后来因为历炼,他们一定以为我死了,所以我也没在回去。”。

益寒眼中浮现了一抹惊讶之色,没想到,这天下第一大门派,她说舍弃就舍弃了,真是牛X啊

“罢了,在门派里呆着哪有外边逍遥自在。”益寒一手拍在田青青的肩膀上,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田青青。

察觉到益寒的用意,田青还创立淡水马偕医馆(马偕纪念医院前身)、牛津学堂(真理大学前身)、淡水女学堂(淡江中学前身)等。《马偕日记》首部完整中文译本出版。   《马偕日记》从1871年11月马偕搭美利坚号前往淡水青心头一阵温暖,道:“我囚木琴一世逍遥,散修便散修,只要有实力,谁又能奈何得了?”

“好见解,哈哈”益寒爽朗地笑着。

没过多久,一位红裙女子站在了高台之上,明亮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瞬间成了整个拍卖大堂的焦点。伴随着女子的出现,喧闹的大堂顷刻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一袭精致的绣着华贵牡丹的大红衣裙将女子那妖娆的身子尽数包裹,妖娆妩媚的面容上绽放着魅惑的笑容,然而,她眼中不经意间流转的犀利精芒让人不敢小觑。

“诸位久等了,我是此次拍卖会的拍卖师——乔雅。绝情谷拍卖会的品质绝不会让大家失望,现在,我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轻柔而妩媚的声音自女子口中传出,那妖娆的模样看得众人赏心悦目。不论何时,妖娆女子总是养眼的。

紧接着,又一名身着红色衣裙的美貌女子扭动着腰身从幕后缓缓走出,吸引了诸多男子的视线。

田青青嘴角扬笑,“绝情谷当真好手段,就冲着这香艳的一幕便能吸引不少男子前来。”参加了数次拍卖会,唯独这一次的拍卖会与之不同。

“乔雅可是绝情谷的金牌拍卖师,有她出马,往往成交的价格还能高上几分。千金一博美人笑,这一点想必你比谁都明白。”益寒淡笑,显然在说田青青为了龙五一掷千金之事。

“我看这注意应该是你想出来的吧?”田青青调笑道。

“你怎的知道?”益寒故作惊讶,随即哈哈大笑,“这是我以往提出的意见,尝试了一次发现效果极好后便一直延续着。”

田青青淡笑不语,益寒的心思当真一眼便可看出来。视线望向下方坐着的一红一白,一黑三抹熟悉身影,只见三人正在窃窃私语,时不时地望向周围。

“接下来的第一件拍卖品是一张龟乾甲,这龟乾甲是由五品制甲师所造,能够抵挡五次致命攻击,实乃出门在外必备的良品,底价二十万上品晶石大家可不要错过了。”乔雅那勾人的媚眼一撩,台下的喘息声顿时重了几分。

“三十万!”

“四十万!”

……(未完待续。)

阜新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朔州市白癜风医院
连云港银屑病权威医院

上一篇:陈数赵胤胤甜蜜亮相许下承诺不分开节能

下一篇:2年后生下女儿贝儿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