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木纹林科的诗和录像

发布时间:2020-09-27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林科的诗和录像

【编者按】我们先来看一个片子,这个是媒体在年前的时候给林科做的一个采访,然后拍摄的一段片子。这个是钱龙像一个策展人来跟林科聊一个跟他的手和他的创作有可能发生的一个短片。其实林科所有的作品都跟他的手有关,从这个角度就变成了一个属于林科的作品的素材堆积出来的一个短片。 今天的讲座海丰县海城镇骏豪住宅区一栋(价值上千万元)题目叫 和阿科谈 shi ,阿科他自己选择了一个 SHI 这么一个词,其实是想营造一种比较模棱两可的这样一个感受让大家进入一个氛围。阿科其实平时一直被大家讨论为一个新媒体艺术家或者是一个基于后络创作的这么一个艺术家,但我们通过了解他的朋友知道其实林科一些写作的思考方式都是围绕他日常的生活而展开的。 刘品毓:现在看到的是林科他怎么样建立他自己的敏感性,还有他过往使用操作电脑的经验来去做作品,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些人坐在这里的原因是我们还要看科科平常生活里面的状态是什么,当然这个是他的工作状态,而且也占了他生活当中很大的一个部分,但是其实如果说你要去过林科的家会发现他们家其实贴满了很多纸条,那个纸条上面的那些短句子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状态,其实你可以看到科科在分类他的一些作品的时候,其实包括他的一个大的资料夹里边会有小的视频在里每个人都在寻求发展边,但是我们可不可以把它看作成为一个录像的诗选呢?就是说这个大的资料夹可以看成一个录像的诗选,每个小的视频可以看成一个录像诗,只是当我们都在谈诗的时候是不是要那么的去那么执着于文字,它有没有可能是一个被拓展的定义。 雎安奇:诗也都是一种错觉,我觉得这个也是林科的错觉,短诗也是我读起来的感觉没有这么有趣,因为我觉得这句子很有意思,你说到他的诗我能想起它同时也是双飞的语言,双飞这个团体也是很有意思,这个团体是非常扁平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主张什么一些自己的观念,我觉得他的行为就跟阿科的诗是一样,也是很无趣的。 这个无趣有的时候这也是语言的一些游戏,无趣、有趣。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个团体在一起做的这些艺术项目其实就是非常扁平化,甚至都有一些在表演,我觉得根本没有在表演,大家在一起把裤子脱掉,拍下来了,这个其实是无趣的,就是因为我觉得是他把所谓的这种我说的这种东西,把它给晒,给去掉了,他们回到了最简单的,最平面化的状态,所以这个状态对我的触动是很强,这个集体就会存在,而且这种无意义也就变得有意义,我读阿科的诗也是这种感受,也没有太大的意思,但是也很有意思。 阿明仔:我觉得是这样的。阿科诗歌和那些录像作品的区别,我之前说阿科是个策略,他是自然起飞的那种状态。 雎安奇:从一开始就说,我觉得不是一个飞的状态,就像在说双飞,这么多人在一起,大家看他们的图片录像觉得看着好像是很high,很新颖,七八个人泡在一个浴缸里面,他们很平静,他们没有在表演,他们就是在执行这么一个事,而且单独把每个人拿出来,并不是说这个人飞,不飞的,阿科同样他依然也是这样的品质,我认识他以后没有觉得他有多碎。 阿明仔:看他文字和录像之间的区别,他的文字你要跟在他身边知道他这个文字是怎么来的,你会笑个半死,就是那种禅意,但是他这个文字没有办法把他的那个禅意放进来,我觉得他的录像为什么会让我有那种感觉,因为我觉得他很具象,就是他直接就在那里,我们一下子能够进入他在创作中让你感觉想笑。必须是要到他的那个起点才知道,是这种区别。 雎安奇:有一些是一种日常性我们把它放大了,这也是有一个错觉,就是我们亲身经过的都有写诗的经验,我们把它变成过渡的阐释,过渡的文本化也没有意义,我觉得就是阿科挺喜欢写诗的。 刘品毓:我觉得阿科并没有挺自觉地他在写诗,他在写那些小句子的时候他也不知道是什么。 雎安奇:我觉得就是诗我们把它也消解掉,他在写这点儿东西,一个人喜欢写点儿东西,写日记、写黄色小说都可以,就是他喜欢写一些短语、短句。 刘品毓:但是我也不同意,因为我一开始的时候看阿科的诗我觉得没有办法,我发现你如果把他的文字,然后还有他的录像放在一起,就是你会觉得这个里边他是很丰满的,就是说不管他是,如果说你要用一个最短的句子去形容阿科的作品其实也是非常扁平化的,你会觉得他做的事情很无聊。 雎安奇:为什么我们非要把他日常生活中的短句、诗跟他的作品联系在一起就有趣呢?我觉得阿科他的状态,他跟录像在一起也非常有趣。 刘品毓:这个有趣是普世性的,怎么样都可以有趣,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是有很多事情都是阿科不自觉的。


奶粉过敏症状
皮肤干燥蜕皮怎么办
宝宝脾虚的表现

上一篇:木纹男子40年前被狗咬伤昨天疑似狂犬病发作

下一篇:木纹一二三线过时了高铁新时代房地产新机遇

相关阅读